齿轮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齿轮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对股市的别理异见

发布时间:2020-10-17 02:43:27 阅读: 来源:齿轮泵厂家

对股市的别理异见

杜诗的柏树,已不是植物学意义上的柏树了,乃诗圣创造的一个意象,焉能用自然科学标尺来度量其高宽?而股市里的数据 ,在许多场合更是特定的人操控的产物。对此,也只能透过数据的外表变化看懂其内里,需以别理异见、另类思维来理解。

杜诗的柏树,已不是植物学意义上的柏树了,乃诗圣创造的一个意象,焉能用自然科学标尺来度量其高宽?而股市里的数据 ,在许多场合更是特定的人操控的产物。对此,也只能透过数据的外表变化看懂其内里,需以别理异见、另类思维来理解。  诗有别材,不可以常理度量其长短,诗是艺术,不可以科学评价其优劣,然而,偏偏有人喜欢以常理度量其长短,以科学评价其优劣。杜甫名篇《古柏行》,先描画孔明庙前参天柏树,后咏赞刘备、诸葛亮千古未有之黄金搭档君臣际会,最后“卒章显其志”,抒发其“志士幽人莫怨嗟,古来材大难为用”之浩叹。可是,不少论者却抛开杜诗本旨,在细微枝节上大做文章,如对诗中“双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宋代大科学家沈括认为,“四十围乃是径七尺,无乃太细长乎?此亦文章病也。”(《梦溪笔谈》)反方也是摆出一副科学家架势,黄朝英反驳道:“存中(沈括)性机警,善九章算术,独以此为误,何也?古制以围三径一,四十围即百二十尺。围有百二十尺,即径四十尺矣,安得云七尺也?若以人两手大指相合为一围,则是一小尺,即径一丈三尺三寸,又安得云七尺也?武侯庙柏,当从古制为定,则径四十围,其长二千尺宜矣,岂得以太细长讥之乎?”(《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八)外行论诗,说外行话,即使内行论诗,也有说外行话的。杜牧《江南春 》有一佳句,“千里莺啼绿映红”,杨慎却横加指责:千里莺啼,谁人听得?千里绿映红,谁人见得?他认为“千里”应改为“十里”。杨慎此说,破绽太过明显,所以何文焕说:“即作十里,亦未必尽听得着看得见。”还有论者据杜甫《逼侧行赠毕曜》“速宜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穿凿附会以推算唐时酒价,也叫人笑掉牙。  诗,其长在造象创意,抒情言志,归纳概括,诗当然看重真实,但却不拘泥凝滞于具体真实。谈诗论诗,若死扣字眼,强求坐实,难免会对诗作及诗人产生“谬误的判断和隔膜的揶揄”(鲁迅《诗歌之敌》),所谓“考据家不足以论诗”,正是这个道理。  股有别理,也不可以常理度量股价高低,也不可以所谓科学逻辑(如价值投资理念)评价股票内在价值。何以股有别理也?概而言之,缘由主要有二:缘由之一在于上市公司向市场提供的数据。大体而言,通常存在三种情况:一是戴假发,没有盈利或盈利少,却声称有盈利,有很多盈利;二是剃光头,有盈利或盈利很多,可却绞尽脑汁隐瞒真情,谎报没有盈利或说盈利很少;三是好坏混合,酒中掺水,水中掺酒。比如某国企老总酒后曾言:搞国企,既不能弄得太糟(把账做得太糟),也不能弄得太好(把账做得太好),弄得太糟,上级那里不好交代,也容易招致舆论拍砖,弄得太好,又容易让人眼红,被人夺了职位。上市公司提供报出的数字数据戴假发,多是为了融资圈钱,剃光头多是为了配合二级市场主力机构操控股价,这又分两种情形,或以报告业绩亏损便于主力机构打压股价,在股价低位吃货建仓,或便于向上拉升股价——后一种情况可能有点令人难以理解,但细想诗论家们所说的“无理而妙”、“反常合道”,也就不难明白,主力机构拉升股价,散户一看公司亏损,就没了追涨兴趣,而无人趁势追涨,则正中这些主力机构下怀。要知道,在股价主升浪中,散户若是趁势追涨,对主力机构来说,无异于乘机抢筹抢钱、免费搭车。  股谚云:底部无利好,顶部无利空。不过,A股市场主力机构不会机械教条、生搬硬套,不会拘泥于股市格言,其操盘风格也有不同。在拉升过程中,有的主力机构会让上市公司制造、虚构、释放提供利空,而有的主力机构则相反,让上市公司制造、虚构、释放提供利好,后一种主力机构的动机也很有意思,要引诱其他散小投资人加入到由他们主导、操控的推高股价的过程中。这可能是由于他们资金有限。  缘由之二是股价除权除息。你去超市购物,见一西瓜,重10斤,标价30元,你嫌价高太贵。摊主商家悄悄把瓜移至柜台下,手持大刀,把瓜一破为二,之后,又把瓜摆在你眼前,拍着其中半块,云:15元。这时,你还嫌那瓜价高太贵么?以我10多年来在股市的观察和体验,反应无非两种:或仍认为瓜价高太贵,或不再认为那瓜价高太贵,这两种反应正是内行或外行的投资人面对同一个股市现象时不同反应。除权除息,犹如卖瓜商贩的持刀破瓜,其结果是便于主力机构操控股价、便于出货,让不明就里的投资人产生价格错觉,在“低价位”买入高价股。  你戴没戴过与自己的视力度数不相符的眼镜?如果戴上,原本清晰的景色会变得模糊、扭曲,戴久了,还会头晕,甚至头痛、恶心。我说股有别理,股市中人之所以常常看股看得茫然困惑莫名其妙云里雾里,根由正在上述两条。  杜诗的柏树,已不是植物学意义上的柏树了,乃诗圣创造的一个意象,焉能用自然科学标尺来度量其高宽?数字,是纯粹的人造品。而股市里的数字数据,在许多场合更是特定的人操控的产物。对此,也只能透过数据的外表变化看懂其内里,以别理异见、另类思维来理解。

alevel辅导

ib补习课

alevel在线辅导